“香港及海外市场对科技企业的吸引力,体现在他们对上市指标的包容性更高,看的不仅是企业的现在,而是成长性和未来,”普华永道中国科技行业主管合伙人倪靖安指出,“因而对于早期以研发为主、尚处于技术储备期的企业而言,非常具有吸引力。”

  经济学家、民进中央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周德文分析认为,提振民企信心,激发微观主体活力,关键不在政策多少,而是要更多地听听来自基层的意见,制定能够真正落地的干货,并且政策执行要督查到底,每个月、每个季度、每年都要有考核。要将这些政策执行情况纳入地方官员的政绩考核体系。鲍一凡